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|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

百歲老人羅新民的善行人生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: 運城晚報 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
熱度0票 瀏覽382次 時間:2019年3月25日 16:26
▲百歲老人羅新民(左二)與家人在一起
  □羅永康
  過了2019春節,按虛歲來算,父親在栲栳鎮的十里八鄉,可稱得上是為數不多的百歲壽星。但畢竟歲月不饒人,隨著年事增高,父親的行動越發遲緩,話也越來越少,迷糊的時間越來越長。每天午后3點多,是他一天中神志較為清楚的時刻。人老了總愛懷舊,他總是絮絮叨叨來回說著一些陳年往事,讓我心中有了一個念想:用文字把父親的故事記錄下來,把祖輩們的勤勞勇敢、善良樸實、誠信做人的傳統作為家風家訓保存、記錄,以此激勵后人。于是,我們請來了鎮中學的退休教師衛學民,把父親的故事整理成文。
  黃河岸邊能吃苦的小纖夫
  吾父羅新民,小名都昌,1920年9月21日(農歷八月初十)出生于陜西省合陽縣百良鄉岔峪村。由于家境貧寒,5歲喪母,年僅10歲便跟隨祖父(羅萬恒)來到蒲州城的知府巷,在西門外的黃河岸邊上當起了纖夫,主要的勞作是把河津北山的煤炭,經黃河—渭河運往陜西。順水行舟漂流,逆水全靠纖夫在河邊拉著行船。黃河纖夫是一個異常艱苦又危險的職業,夏日酷暑烈日炎炎,他們赤身露體、汗流浹背,渾身上下被曬得黑不溜秋。寒冬臘月,過灘行走,遇水跋涉,身上凍裂出一道道口子,用手一撲拉,皮膚像魚鱗一樣一片片掉了下來。風高浪急,急流險灘,命懸一線,對纖夫們來講卻是家常便飯,苦難的童年,磨煉出父親一生百折不撓、堅韌不拔的錚錚鐵骨。這段艱辛苦難的歲月,至今讓年邁的老父親刻骨銘心。
  蒲州東關雜貨鋪的誠信經營
  1935年,父親15歲,為了讓他不再從事黃河纖夫的苦難生計,祖父讓父親跟人學裁縫,以便掌握一門安身立業的手藝。學徒期間,父親每天在店鋪里干完活,便抽空到河難上挖野菜、打豬草,不但家里省了菜錢,而且每年能賣三、四頭肉豬,以補家用。
  18歲那年,父子倆有了一點積蓄,便在蒲州城東關開了一個煙酒食品店。從此,父親便開始了他一生維持生計的經商之路。
  1940年,20歲的父親娶妻成家,娶了老蒲州城的李翠絨為妻,第三年生下我大哥羅永福,好日子總算開了頭。誰知禍從天降,父親二十五歲那年,妻子因病身亡。后經人介紹,又續弦老商州城南的石貞月。禍不單行,第二房妻子因難產致母子雙亡。接二連三的天災人禍,曾一度使父親神志恍惚、心灰意冷,無心打理生意。店鋪里儲存的許多成品和原料變質、霉爛,最后不得不關掉鋪子,遷移到新勝街。1950年春節,父親娶了栲栳尚信村的高素珍為第三房妻子,當年年底生下我大姐羅新芹,父親這才慢慢地走出失妻喪偶的陰影。
  1951年,父親31歲時,繼祖母把陜西合陽老家的房產賣掉后把錢占為己有,祖父與繼祖母吵翻了臉。一氣之下,祖父帶上我父母和我大姐來到栲栳鎮,以三石小麥,租期五年住在姬朝林家(1957年又租住在姬培林家)。父親買了一輛自行車,逢集趕會擺布攤,以維持全家生活。
  1956年公私合營,父親成為栲栳供銷社的職工。1960年,買了魏風林家半座院及三間門房,總算是有了自己的家院。1963年,因工資太低,無法維持一家人的生活,父親不得不辭掉公職,回到生產隊務農,農閑時,便逢集趕會擺攤,以補家用。
  1965年四清運動中,工作隊把父親的經商活動定性為“投機倒把”。父親遭批斗、寫檢查,倍受歧視。由于我家孩子多,欠生產隊的口糧錢,父親被迫賣掉了家中值錢的自行車、縫紉機。
  1968年,為了多掙工分養家糊口,年近50的父親到生產大隊的磚窯上干苦工,主要是拉磚坯子。干了三年,他又開始從窯廠給永濟的電機廠、農藥廠、發電廠送磚。每天早上,中午在生產隊干兩晌農活,下午到窯場裝一小平車磚(250塊,重500公斤)。回家吃過晚飯,連夜送往永濟。父親在前邊拉,我在后邊推。下坡時是一溜小跑,上坡時是前腿弓、后腿蹬,汗流浹背、氣喘吁吁。打一個來回30多公里路,通常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。
  1973年,生產隊為我家規劃了一座院基,我和父親到風陵渡買了幾十根椽,用小平車往回拉。天黑時走到首陽村,借宿在鄭庭坤家,人家硬是管了一頓飯。這件事一直掛在父親心上,他多次對我們幾個子女說:“人常說,受人滴水之恩,當以涌泉相報,我和人家素不相識,不能忘了這個人情。”2013年,父親帶上大哥和四弟,專程前往首陽去謝恩,不料鄭庭坤已去世,對此父親深感遺憾,至今常常念叨不已。
  撿拾重金歸還失主的善行義舉
  父親大半輩子經商,風里來雨里去,四處奔波,吃盡了苦頭。他一生精打細算,勤儉持家,從不肯亂花一分錢。他始終秉承誠信為本、正直做人的傳統美德,從不取不義之財。父親一生生育了9個子女,由于家貧怕養活不起,把4個兒女送與他人。但面對經商中的意外之財,他從沒有非分之想。他常常對兒孫們講:“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不義之財不可取。”
  1958年,一天午后,父親騎著自行車,沿著鐵路邊上的人行道去風陵渡收貨款,半路上遇到一個十八九歲的小伙子用自行車拖著兩半截麻袋,車子倒在鐵路旁,父親幫他把車子扶起,問他載的什么貨,小伙子說是“煮青”(顏料)。父親問他去哪兒,他說是回風陵渡棉加廠。父親說,我也是去風陵渡,順路給你捎上一包。由于父親常年騎車帶貨趕集,騎車可謂是輕車熟路、得心應手,到了風陵渡路口,遲遲不見小伙子的人影。當小伙子滿頭大汗趕上后,父親幫他把兩個袋子捆牢。分手時,小伙子拉著父親的手,激動地說:“叔,我今天遇到您這個好人了,這麻袋里裝的都是錢,是從永濟銀行給棉加廠領的棉花款。你今天要是把麻袋拿走了,我就得坐監獄了。”其實,做了大半輩子生意的父親,早在抬麻袋時已摸出是錢,并非“煮青”。
  1979年,父親在臨晉七級擺攤賣調料,在攤位旁拾到了張支票,計900元,因沒有失主認領,他回來后便把支票交給了栲栳信用社,信用社的工作人員根據支票上的印章,打電話給臨晉信用社,最終找到了失主。
  1983年,父親在永紡街上擺攤,一個老婦人把手提袋遺在攤位上,父親打開一看,袋里有500元現金,當老婦人返回尋找時,父親讓她檢點了錢數予以歸還。還有一次,永紡幼兒園的一名女教師不小心把一張郵局匯款單遺失在攤位,父親收攤后,把匯款單送到幼兒園,由一位李姓老師轉交給失主。
  積德行善人常壽,五世同堂福滿門。為生計而奔波了大半輩子的老父親,在述說自己苦難歲月的往事時,總要對今天的太平盛世連連稱頌,感慨地說:“我哪能想到能過上這么好的光景,感謝共產黨,感謝好時代!如今,兒孫一個個學業優秀,事業有成,五世同堂,人丁興旺,我這輩子足矣!”
(編輯:張波)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聞挑錯 / 新聞線索提供】
頂:0 踩:0
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:
當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網站聲明
    運城日報、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    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
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追究
授權法律顧問:山西韶風律師事務所
新聞熱線:0359-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4120190001
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