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|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
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多少人物此間來——新絳縣蒲劇團群英走筆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0-24

“五大臺柱”叱咤風云

抗日戰爭勝利前夕,從吉縣克難坡(閻錫山二戰區總部)輾轉來到絳州的藝人們,總會拜訪大名鼎鼎的戲曲愛好者段福盛(乳名喜娃子)。此公家境殷實,時常接濟生活艱難、疲于奔命的演藝人員,幫助他們搭班就業。楊虎山、牛瑞亭、王存才、曹福海、郭登云、堯廟紅、劉子英、馬小潤、高金奎、任金柱等均為段家座上賓。其間,段福盛還結識了藝術編輯、收藏家薛書田等,常邀大家在薛家花園聚會,還成立了被稱為“楊虎山班子”的文藝團體。后來,他們中的大多數成為新絳蒲劇團編、導、演之骨干力量。

1947年,原絳南縣人民政府先后選派謝廷元(洪洞人)、周盾、張耀英、梁狗子等為劇團指導員,梁華堂為團長。當時絳南一帶工業基礎較好,經濟發展較快,演出場地較多,人民群眾對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較大,為劇團提供了可靠的發展空間。不出兩年,在有關部門協助下,劇團籌資購買了位于龍興寺下、擁有58間房屋的大院,經過修葺改造,有了劇團辦公室、排練場、員工宿舍、會客廳及大操場,成為招攬演藝名流的金字招牌。

上世紀50年代初,新絳縣人民蒲劇團作為一個百余人的藝術團體,陣容整齊,行當齊全,素有“雙生雙旦、文武不擋”之美喻。其中牛瑞亭、楊虎山、田郁文、馮安榮、朱全盛在蒲劇舞臺各有絕活,被稱為新絳劇團的“五大臺柱”。

牛瑞亭,藝名“小順娃”,工須生,河南溫縣人,后居新絳。他5歲入“佳園班”學戲,抗戰前在楊老六和“八條棍”戲班從藝,后加入西安“晉風社”。牛瑞亭1946年入新絳縣進步劇團,1947年該團更名人民蒲劇團后,他曾為第一任民選團長。

牛瑞亭作為著名須生演員,功底扎實、嗓音宏亮,戲路寬廣、富有激情。他發聲入耳純正,行腔自然流暢,本嗓與假嗓結合天衣無縫,且富有穿透力,被蒲劇界譽為“小順娃亂彈”。其拿手戲有《斬子》《蘆花訓子》《取成都》《大報仇》等。

楊虎山,工二對凈,原籍原永濟縣趙村(現為風陵渡),后定居襄汾縣南賈村。他出身梨園世家,14歲就在楊老六戲班學藝,15歲到襄汾鄧莊娃娃班,拜“小悶呆”為師。抗日戰爭爆發后,楊虎山赴西安與蒲劇藝人共組班社。1944年,他與演藝界同仁在新絳組建劇團,俗稱“楊虎山班子”。1947年新絳解放后,他被任命為縣人民蒲劇團團長。

楊虎山嗓音有力,武底深厚,身段剛柔并舉,動作優美大方,無論架子還是銅錘花臉,均能應付自如。他的代表戲有:《九江口》《反西涼》《金雁橋》《百草山》《贈綈袍》《打漁殺家》《斬單通》《薛剛反唐》等,在觀眾中享有極高的聲譽。1957年,楊虎山調晉南蒲劇院,被譽為蒲劇“五大名演員”之一。

田郁文,藝名筱蘭香,主攻花旦,師承名旦孫廣盛,幼年隨父母由山東逃難到臨猗,后定居新絳。他11歲時,在鄉寧縣和尚莊彭海榮娃娃班學戲。1934年他到陜西,進入楊老六“晉風社”。當時西安城有一位知名人士,對他的藝術頗為贊賞,遂以大紅緞子繡“秦晉名旦筱蘭香”長幅名帖相贈,從此他改藝名為“筱蘭香”。

1941年,筱蘭香隨戲班入甘演出,他的名字很快在蘭州城家喻戶曉,當時街上一些店鋪、門面,竟出現了“蘭香粽子”“蘭香拉面”等新奇招牌,令人感慨不已。

筱蘭香扮相端莊、表演細膩,臺風嚴謹、功底扎實。他在《桃花媒》《陰陽河》中的擔子功,《花田錯》中的披麻納鞋底,《藏舟》中的撐船,獨樹一幟,堪稱一絕。經他言傳身教的弟子,大多在蒲劇界功成名就,如郭翠芳、王仙竹、程根虎、田迎春、李琴娥、武俊英、田娥、賈菊蘭、喬翠英、王彩芳、郝巧愛、李小燕、黃慧娟等。

馮安榮,乳名安娃,藝名筱艷秋,新絳縣宋村人。他8歲入汾城牛席娃娃班學戲。抗日戰爭時期加入“晉風社”,后與筱蘭香、朱全盛、張盛義等著名藝人搭班演出。馮安榮嗓音純正、吐字清晰、高唱低吟、扣人心扉。他演出《三上轎》劇中崔秀英別老離子、為嬰兒喂奶的一段唱腔,若隱若現、如泣如訴,引得觀眾聲淚俱下、掌聲不絕。他在《祭江》中飾演的孫尚香跪拜與泣訴,用聲與情表達了與劉備成婚后的酸甜苦辣,唱得臺下觀眾沉浸其中。他的《玉娥訓子》高說低勸、有板有眼,讓觀眾為之傾倒。

馮安榮雖為青衣名家,但經常反串丑旦之類的角色,如《親家母打架》中的“母老虎”、《風儀亭》中的丑環,常常引得觀眾捧腹大笑。他將蒲劇的演唱技巧歸納為“按、點、頓、拉、閃、放”六字口訣,使每段唱腔都節奏顯明、酣暢淋漓且富有新意。

朱全盛,工小生,安邑人。他幼年從藝,曾在西安“晉風社”搭班。1950年,新絳縣人民蒲劇團派專人將其聘回,1951年任命其為副團長。朱全盛嗓音清脆、行腔別致、吐字清晰、節奏分明,從不拖泥帶水,代表戲有《白玉樓》《烤火》《游龜山》等。他還經常反串一些角色,如《白蛇傳》中的“小青”、《白玉樓》中的“白玉樓”、《送女》中的“老周文”等。

1957年,朱全盛隨團在河津黃村演出。到了最后一場,他因病情嚴重不能上場,觀眾卻呼喊不絕,強烈要求欣賞他的《白玉樓》。團領導與筱蘭香只好扶著他到前臺與大家見面,一時間臺上臺下都靜了下來。不久后,朱全盛不幸英年早逝,年僅38歲。

一代名家再鑄輝煌

劉子英,藝名“小燕”,工青衣,人稱“硬腰正旦”。他的藝術造詣較深,人緣極好,與眾多名藝人交往甚厚。當年在陜西、蘭州紅極一時的名藝人筱蘭香、馮安榮、朱全盛等人,都是通過他的介紹加入新絳劇團的。

田迎春,稷山人,主攻花旦,系1953年新絳團舉辦的第一屆戲曲學校科班生。她唱腔獨特、扮相俊美,動作大方、表演細膩,1957年被調入晉南蒲劇院,以《殺狗》《麟骨床》等唱紅三晉大地。在懷仁堂、政協禮堂為中央首長演出,她受到了周總理的親切接見。

王來喜,工老旦,早年拜名丑董長寶為師。他出身梨園世家,戲路寬廣,文武皆備,被稱為“舞臺多面手”“前場消防隊”,一夜之間可在幾個戲里串演多個角色。

李琴娥,工青衣,國家二級演員,1951年加入新絳蒲劇團,拜筱蘭香、馬小潤為師。她的表演溫柔細膩、穩重大方,形成了“以聲傳情,情注于聲”的獨特風格。1960年,她被調入晉南蒲劇院青年團。

早期的新絳蒲劇團十分重視培養實習生,郭進才、董寬成、牛運生、李琴娥、郭翠芳、曹金生、蘇滿囤、姚吉成等,均從中受益匪淺。

1953年,劇團辦起了第一所戲校,由孫復榮領導,姚恒春、靳古雷、李慶軒、賈月亭、吳福龍、馮占奎、牛喜成、王新喜等帶課,筱蘭香等定期輔導。戲校先后培養出田迎春、王石頭、王英山、李麥鎖、呂管管、薛虹及鼓師李森、郭進福等演藝界名流。

后起之秀靚麗蒲鄉

武俊英,國家一級演員,主攻小旦,1956年生,新絳縣橫橋鄉人。1968年,她加入新絳劇團,先后主演了《深山問苦》中的“常寶”、《前進路上》的“插隊女青年”、《杜鵑山》中的“柯湘”、《紅燈記》中的“李鐵梅”、《朝陽溝》里的“銀環”等。

1976年,武俊英在原運城地區第一屆戲劇會演中扮演《逼上梁山》的“林娘子”,獲得了優秀青年演員一等獎。作為新絳蒲劇團“文革”后的“首席”演員,她成功塑造了《竇娥冤》中的“竇娥”、《打金枝》中的“金枝女”、《玉蟬淚》中的“曹芳”、《白玉樓》中的“白玉樓”、《送女》中的“周蘭英”、《蘇三起解》中的“蘇三”等。

武俊英扮相俊美、表演細膩,發音自然流暢,富有歌劇情韻,其唱腔圓潤、委婉動聽,吐字清晰,聲聲人耳。她在《送女》《蘇三起解》中的唱段,已成為蒲劇經典,被廣大觀眾稱為“俊英腔”。

人常說,經驗是最好的老師。專家們大多認為,“俊英腔”的產生與武派藝術之演進,既有天才與創造的偶然,也有歷史發展的必然和眾望所歸之使然。正是這自身才氣與蒲壇靈氣之融匯,名師教誨與社會勉勵之氛圍,譜寫出不同凡響的藝術人生,開創了當代蒲劇唱腔改革的新紀元。

1986年,武俊英被調入運城市蒲劇團。1987年,她以《蘇三起解》中的精湛演唱,一舉奪得第五屆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。她主演的五集戲曲電視連續劇《西廂記》在中央電視臺播出,榮獲全國“飛天獎”、第六屆金唱片獎。

賈菊蘭,國家一級演員,12歲考入新絳縣西馬村戲劇學校,主攻旦角,也是蒲劇大師筱蘭香的關門弟子。1995年,她進人新絳蒲劇團后不久,先后主演了《白玉樓》《四進士》《游龜山》《漂來的媳婦》《打神告廟》等,深得觀眾青睞。

1998年,賈菊蘭調入運城市蒲劇團。她扮相俊秀、做戲儒雅,嗓音圓潤,擅長用嫻熟精彩的水袖功、雙手書畫等特技刻化人物性格。其成名劇目有《青絲恨》《陳三兩》《火焰駒》《意中緣》《貍貓換太子》等。2003年,她一舉奪得山西電視臺《走進大戲臺》欄目戲曲擂臺賽年終總擂主。2004年,她獲得第二屆“中國戲曲紅梅大賽”金獎。

2006年5月,賈菊蘭表演了雙手書法絕活后,央視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激動地說:“這是第一次看到地方戲,第一次看到戲劇與書法結合,并出自一個人。”2013年5月,她憑借一曲精妙細致的蒲劇《青絲恨》,摘得了第26屆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,成為運城市第七位“梅花獎”得主。

2013年2月,賈菊蘭參加中國(山西)斯里蘭卡文化交流團赴斯演出,完成了蒲劇藝術在國外舞臺上之首秀。中國戲曲學會副會長曲潤海先生慧眼識珠,欣喜地作了“菊蘭真不假,雙管見嫻雅。長袖舞情韻,聲色動千家”的積極評價。

田娥,國家二級演員,主攻正旦。她自幼酷愛戲劇藝術,1975年加入新絳蒲劇團,拜筱蘭香、賈月亭、毛敏蘭為師。田娥身段灑脫,發音獨具特色、唱腔委婉動聽,而且清晰無阻、穿透力強。她在《教子》中飾演的王春娥,唱得臺下鴉雀無聲,使觀眾沉迷其中,其代表劇還有《十告狀》《斷橋》《包公賠情》等。

趙天成,工須生,國家二級演員、導演,早年拜實力派須生郭丙森和閻逢春嫡傳弟子王水玲、陳章管為師。他勤奮好學,15歲與武俊英聯合主演樣板戲《杜鵑山》和折子戲《前進路上》等劇,在1980年原運城地區“優秀青年演員會演”中獲一等獎。他兼職導演后,為劇團排導了《母與子》《家庭公案》《汾河灣》《火燒綿山》等30余本戲,多次獲得運城市“優秀導演獎”。

上世紀80年代以來,由于工作關系,筆者與新絳蒲劇團多有交往,與著名老藝人筱蘭香更是好朋友。在接待他們演出過程中,筆者深切感受到一股無處不在的團隊力量:他們紀律嚴明,步伐整齊,不論男女老幼、資歷深淺,均不顧寒暑的奔波,不分晝夜地練功,熱情地為劇場打掃衛生,給觀眾端水送藥……

這些年來,新絳縣蒲劇團堅持改革,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。人們不會忘記,正是那些風餐露宿、四海為家的老一代文藝工作者,用自己的心血與汗水,為人民群眾奉獻了無比真誠的愛,澆灌出枝繁葉茂的梨園長青樹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超级大乐透 我国股票涨跌颜色 秒速飞艇 上海期货配资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新浪 江西多乐彩 91配资 金来源配资 股票融资配资杠杆是一回事吗 欧美免费观看全部完 腾讯分分彩 东莞股指期货配资 月入5000元怎么样理财 成av人欧美大片 欧美免费观看全部完 日本女优av诱惑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