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|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
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不忘初心擔使命 紅色基因代代傳——張培民等四位老黨員籌建翟家莊革命紀念館記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時間:2019-10-24

梁 冬 薛吉祥

比起一些著名的革命圣地,新絳縣的翟家莊名不見經傳、沒什么名頭。但翟家莊所留下的紅色基因也同樣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,讓我們重溫習近平總書記關于“把紅色資源利用好、把紅色傳統發揚好、把紅色基因傳承好”的指示精神,一起回顧新絳縣張培民、張亂亮、張庶民、張海馬四位老干部、老村干,收集整理翟家莊革命歷史史料,搶救紅色文化資源,籌辦運城市黨史教育基地——翟家莊革命紀念館的感人事跡。

“紅色基因不能在我們這一代失傳”

翟家莊地處新絳東南部峨嵋嶺上,在新絳、聞喜、侯馬三縣(市)交界處,北、西、南三面被山嶺包圍,西北為澮河、汾河交匯處,地形復雜,是新絳縣開展早期革命活動的理想環境。從1931到1947年17年間,絳垣中心縣委、晉西南工委、鄉吉地委、河東特委、新絳縣委和政府在這里領導了革命斗爭,許多早期地下共產黨員轉移到翟家莊當長工、打短工,或以小商販、教書先生身份為掩護開展革命活動。抗日志士在這里宣傳黨的主張,發展黨的組織,開辟抗日根據地,建立民主政府,發展民兵組織,組建地方武裝保護解放區,支援全國解放,在這塊紅色熱土上留下了豐功偉績。這里流淌著紅色的血脈,凝結著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,年已七旬的縣人社局原局長張培民,回老家翟家莊與73歲的老村干張海馬閑聊。張海馬說:“咱們村老黨員、老民兵和村民有一件大事、難事,需要你用你在縣里的影響力來辦。翟家莊是柴澤民、嘉康杰等40多位老一輩革命家生活戰斗過的地方,這些紅色基因不能在我們這一代失傳啊!”老支書張海馬的懇切之談,深深打動了張培民的心。回到家后,他輾轉難眠,一個人在夜幕下來回踱步,他低吟著熟悉的“紅色中心翟家莊”的歌曲,兒時長輩們給他講的一個個抗日故事,像過電影一樣,在他腦海里一幕幕浮現。當年革命前輩以教學作掩護的學校,已經破舊,不能適應要求;當年站崗放哨的二層炮樓已不復存在;獨立大隊100多人的住房已經倒塌,沒有原來的模樣……

這些原址要修復是一個不小的工程。這一夜,張培民幾乎就沒有入睡。第二天,他便把在原鄉鎮企業局退休的張亂亮和原在縣工商局擔任書記、已經退休的張庶民,連同張海馬召集到一起。他說:“我們都是出生在翟家莊的共產黨員,從小就經常聽先輩們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故事,慢慢地,我們懂得了是先烈們的血肉之軀筑起了共和國的長城,是他們用生命換來了今天的幸福。為了把革命精神一代代傳下去,重擔理所當然要靠我們這一代人去承擔。”張培民的一席話,燃起了大家心里共同的那團火。就這樣,他們作出“自愿、自費、自主搶救翟家莊遺址”的承諾。

話是這樣說,但是面臨的困難大家心里都清楚。革命遺址的修建、走訪當年在翟家莊工作戰斗的前輩、收集先輩們留下的遺物和故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。

困難雖大但我們有毅力

張培民4個人籌建翟家莊革命紀念館的消息一傳開,閑言碎語也隨之而來,有的說,“國家撥了一筆款籌建翟家莊革命紀念館,這下他們幾個人要發財了”;還有的說,“他們幾個缺胳膊短腿的人,成不了大氣候”。

籌建翟家莊革命紀念館,是一場攻堅戰,難度很大。面對困難,他們說:“開弓沒有回頭箭。困難雖大但我們有毅力。”

為征集革命根據地歷史資料,張培民駕駛自家的摩托車,在4個月的時間里,克服病痛,放下家務事,走訪三縣一市38個村、4個社區,真是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。為了找到郭家莊90多歲的楊文奎同志,他四處打聽,到處打電話。為了訪問97歲的稷山縣第一任公安局局長張文亮,張培民騎摩托到稷山,半路摩托車爆胎,前不靠村,后不著店,他一直推行5里地,到了修車處差點累暈倒,車修好后又繼續驅車20多里。一連兩年時間,張培民三伏天走訪拍照,數九寒天征集資料。有人問:“你為啥這樣風風火火?”張培民說:“為了紀念館早日建成。”

張亂亮同志身體不好,經常帶病工作。2016年、2017年做了三次手術,切除了一個腎,心動脈血管放了支架,出院時醫生再三囑咐生活中不敢太拼不能太累。但回家第二天,他聽說要到翟家莊開座談會,就毫不猶豫地要求開車拉大家回村。不論到稷山、侯馬,還是到翟家莊等村,都是張亂亮開私家車出力貼油;回家晚了趕不上飯點,張亂亮就自掏腰包管大家吃飯。

張庶民同志去年和今年也做了三次手術。2018年,他心臟主動脈放了支架,膀胱內取過結石,還有嚴重的糖尿病和高血壓。今年4月下旬,他突發腦溢血,住進了重癥監護室,昏迷三天三夜。幾位老同志去看他,當他聽說籌建紀念館的事,突然睜開眼睛,慢慢說:“我也去!”別人勸阻他,他說:“前輩為革命連命都不要了,我們這一點病算什么?”聽了這話,在場的人無不動容落淚。

張海馬同志,今年已77歲,長年累月的田間勞作,使他患上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,起居十分不便。但為了籌建紀念館,他奮不顧身,不管天亮還是天黑,只要城里打電話,他都要放下農活,先忙紀念館的事。他的老伴張花兒也幫他忙前跑后,就像那些風風火火的青年志愿者。

有信念就沒有邁不過的坎

搶救史料,多跑幾次腿,多費一些神,他們沒有怨言,但是要修建先輩們當年利用教學掩護革命的學校、紀念館,還有革命家和獨立大隊居住地復建,都需要一大筆資金。僅修建紀念館,預算就需要23萬元。“錢不是萬能的,沒有是不行的。”經過村里和“四老”的多次爭取,橫橋鄉、黨史辦各拿出3萬元予以支持,但還有17萬元的缺口。

怎么辦?當大家急得團團轉時,縣委黨史辦主任徐文耀來到翟家莊說:“我知道資金缺口大,我個人捐款5000元。”在他的感召下,張培民、張亂亮、張庶民和村干部張民民每人出資5000元,支村委委員張紅衛、王學民、張來民每人捐出1000元,張海馬捐資1200元,遠在稷山的老前輩張文亮拿出10000元,翟家莊黨員、復員軍人張三馬贊助200元。對于資金的缺口,張亂亮還承諾:“如果資金還不夠,我全負責。”

資金問題解決了,布展需要的物品問題又接踵而來。這是一項群眾性的工作。于是他們發動全村民眾,尋找志愿者廣泛收集當年革命先輩留下的遺物。在紀念館,我們看到198件陳列物。其中,張培民就捐了37件。

“像這樣捐贈遺物的事例不光是我家,當地村民還有很多。”張培民說。

2018年6月20日,運城市黨史教育基地翟家莊革命紀念館正式建成開館。翟家莊革命歷史紀念館的建成,在峨嵋嶺上樹起了一座紅色的豐碑。開館一年多來,已有近80個單位,4000名黨員、群眾和青少年學生前來參觀學習。這里已經成為愛國主義教育、革命傳統教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基地和生動課堂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体球i网 新疆时时彩 财富牛 福州股票配资亅选 日本av女优拍片 江西时时彩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,合法吗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指数 快速时时彩 足彩半全场 鼎金投资 杠杆炒股平台_杨方配资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 手机电影,免费,色情网